首页 联系 注册
壳公思 | 浏览次数:375 | 时间:2019-08-02 16:06:12
粤港澳大湾区投资机会有哪些?

  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为改革优化现有经济体制所建立的一个金融体系区域,大湾区的发展是围绕着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以创新为主的经济体系,其地域结构是由9市2区(香港,澳门,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所组成的,大湾区的金融建设将为我国中小企业的发展带来美好的前景。

粤港澳大湾区投资机会有哪些?

  大湾区重点发展地域

  在整个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报告中,我们可以看见政策主要对香港、澳门、广州、深圳等地区进行重点规划,那么这几个地区哪个是值得重点投资对象呢,以下为大湾区较为重点发展地域

  香港: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以及国际航空枢纽。

  为强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大湾区的发展将着重于航运金融,科技金融,飞机船舶等特色,国家表示支持离岸金融业务的发展,鼓励企业在大湾区香港服务建设发展,鼓励对于国际航运保险创新要素交易平台与相适应的账户管理体系的建设,在跨境资金管理、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等方面先行先试,促进跨境贸易、投融资结算便利化。

  澳门: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与葡萄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

  支持澳门发展租赁等特色金融业务,探索与邻近地区错位发展,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绿色金融平台、中葡金融服务平台。

  广州:国际商贸、交通枢纽、科教文化中心。

  支持广州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研究设立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

  深圳: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国家创新型城市。

  支持深圳建设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推进深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深澳特色金融合作,开展科技金融试点,加强金融科技载体建设。

  大湾区将会带来哪些投资机遇?

  大湾区金融体系的建设是国家扶持实体金融服务建设的项目,并且在此次建设同时也带来了许多投资机会,在大湾区创新经济的带动,将拉动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产业链。中小企业可对大湾区的金融类、地产类、科技类,物流类等等进行投资。其中,《纲要》对金融发展规划分为三方面:建立国际金融枢纽,大量发展特色金融产业,有序推进金融市场互联互通,详情如下:

  一、 国际金融枢纽的建设

  香港:在金融领域的引领带动作用,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打造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融资平台。

  广州:完善现代金融服务体系,建设区域性私募股权交易市场,建设产权、大宗商品区域交易中心,提升国际化水平。

  深圳:依规发展以深圳证券交易所为核心的资本市场,加快推进金融开放创新。

  澳门:打造中国-葡语国家金融服务平台,建立出口信用保险制度,建设成为葡语国家人民币清算中心,发挥中葡基金总部落户澳门的优势,承接中国与葡语国家金融合作服务。研究探索建设澳门-珠海跨境金融合作示范区

  二、 大力发展特色金融产业

  香港:打造大湾区绿色金融中心,建设国际认可的绿色债券认证机构。

  广州: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研究设立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

  澳门:发展租赁等特色金融业务,探索与邻近地区错位发展,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绿色金融平台、中葡金融服务平台。

  深圳:建设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推进深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深澳特色金融合作,开展科技金融试点,加强金融科技载体建设。

  珠海:发挥各自优势,发展特色金融服务业

  三、 有序推进金融市场互联互通。

  粤港澳大湾区囊括了香港和内地两大金融市场,《纲要》在推进互联互通上提出了多条举措。

  首先,逐步扩大大湾区内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和范围。

  其次,对大湾区内的银行机构来说,可按照相关规定开展跨境人民币拆借、人民币即远期外汇交易业务以及与人民币相关衍生品业务、理财产品交叉代理销售业务。

  第三,对大湾区内的企业来说,可按规定跨境发行人民币债券。

  第四,对香港与内地居民和机构来说,将扩大跨境投资的空间,稳步扩大两地居民投资对方金融产品的渠道。

  第五,在依法合规前提下,有序推动大湾区内基金、保险等金融产品跨境交易,不断丰富投资产品类别和投资渠道,建立资金和产品互通机制。

  第六,支持香港机构投资者按规定在大湾区募集人民币资金投资香港资本市场,参与投资境内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

  第七,支持香港开发更多离岸人民币、大宗商品及其他风险管理工具。

  第八,支持内地与香港、澳门保险机构开展跨境人民币再保险业务。

  此外,《纲要》还提出,不断完善“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支持符合条件的港澳银行、保险机构在深圳前海、广州南沙、珠海横琴设立经营机构。建立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监管协调沟通机制,加强跨境金融机构监管和资金流动监测分析合作。完善粤港澳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监管合作和信息交流机制。建立和完善系统性风险预警、防范和化解体系,共同维护金融系统安全。